曾经劝诫过他:到底是藩王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点击数: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02日

  据《明史》载,潞王在藩二十六年虽有大量的俸禄田产享用不完,但他仿照照旧强占民田。他有十几个妻妾,但他仍强占民女,以至凡新婚女子,他都要拥有“初夜权”

  按其时的米价,两万八千石大米的比价约相当于两万两银子!这些假贷,官员们必将再往基层层摊派搜索,苍生之苦能够想象!

  但潞王不管,潞王陵几乎就是龙的世界,高高在上、皇帝御用的龙纹饰,肆意地利用在陵寝内所有的牌楼、望柱、碑额和碑趺上。

  听说潞王陵所用的石料全数是从浚县采集而来的,为了运石头,民夫们只好在寒冷的冬季,一段路掘一井,于地上泼水成冰,操纵冰的滑力将万斤重的巨石一步一步运来。

  和朱翊钧一样,他的父亲隆庆皇帝朱载垕也曾是个藩王。该当说,朱载垕命很苦,从小没人理睬他,继位之前,年轻苦闷的朱载垕便把全数精神集中、宣泄到女人身上。朱载垕终身服用无数,只活了三十六岁就死了。

  潞简王翊镠,穆宗第四子。隆庆二年生,生四岁而封。万历十七年之籓卫辉。初,翊镠以帝母弟居京邸,王店、王庄遍畿内。比之籓,悉以还官,遂以内臣司之。皇店、皇庄自此益侈。翊镠居籓,多请赡田、食盐,无不该者。其后福籓遂缘为故事。明初,亲王岁禄外,量给草场牧地,间有以废壤河滩请者,多不及千顷。部臣得执奏,不尽从也。景王就籓时,赐赉概裁省。楚地旷,多闲田,诏悉予之。景籓除,潞得景故籍田,多至四万顷,部臣无以难。至福王常洵之国,版籍更定,民力益绌,尺寸皆夺之民间,海内骚然。论者推原事始,颇以翊镠为话柄云。翊镠好文,性勤饬,恒以岁收输之朝,助工助边无所惜,帝益善之。四十二年,皇太后哀问至,翊镠悲恸废寝食,不多薨。

  同时,万历皇帝本人对这个亲弟弟宠爱有加,是皇族家庭中少见的,终其终身,万历皇帝几乎任其妄为、不加束缚。这也是以致潞王飞扬嚣张的底子缘由。

  但万历帝充耳不闻,光边备军费就调用了九十多万两,以至把整个京城的珠宝都买空了:“京师虽百货所萃,此等珍异与日用粟帛分歧,即召商凑买,难以时辰取盈。”

  建筑王府期间,潞王仍居于京城。万历皇帝曾多次到昌平十三陵拜谒祖陵及视察寿宫的建筑。他每次离京都命潞王率居守大臣监国,万历帝对潞王的信赖与亲近可见一斑。

  领会明史的人都晓得,因为燕王朱棣起兵,明朝非分特别注重削藩,历代亲王均不得控制兵权。穷极无聊之下,精神兴旺的亲王们天然能搞出各式花腔。倘若醉心身手也就而已,可醉心于荒淫,对皇家,也许无非多养几个不肖子,但对于苍生来说,不啻于一场灾祸。倒霉的是,朱翊镠刚好属于后者。

  可怜的户部尚书宋薰既不敢获咎皇帝,又对上疏无可回嘴,只好递交职呈不干了。

  潞王为非坐歹,潞府人也恃势凌人。他们私设公堂,非刑拷禁。其时明朝刑部不竭接到举报,潞府恶徒“淫用不法”,至有活钉棺中,曲死,套死,折胫,断脰之刑。

  在明朝,皇室成员陵墓严酷划分为三六九等,皇帝的帝陵当然是最高尺度,然后是皇后、亲王,照此类推。哪位亲王或大臣私用了皇帝的规格,方法杀头之罪的。

  朱翊镠(1568年3月3日―1614年7月4日),明穆宗朱载垕第四子,明神宗朱翊钧同母弟,生母孝定太后李氏,隆庆四年(1570年)二岁时受封潞王。居京师二十年,朱翊镠受尽恩宠,万历帝曾赐其地步万顷。万历十七年(1589年)二十二岁时就藩卫辉府。在藩二十六年,在王位三十五年。万历四十二年(1614年)孝定太后归天,讣告到卫辉,朱翊镠哀思不已,不久即病逝。年四十七岁。谥号简王。

  此时,朱翊镠本人上本,说:“臣愿就近,庶几天涯天颜。”请求改为卫辉。万历当然核准。朱翊镠为何对卫辉情有独钟,史上没有说。

  万历帝当然心知肚明,他一面安抚宋薰,一面谕廷臣:“协和奉公,不必以言辩论。”想堵住众臣的嘴巴。

  潞王卒于万历四十二年(1614年

(编辑:admin)
http://urumido.com/luwangling/397/